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
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

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姜西霍時寒

標籤: 周祈 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 都市 霍時寒
熱門小說《婚後我被老公寵上天》近期在網絡上掀起一陣追捧熱潮,很多網友沉浸在主人公霍時寒周祈演繹的精彩劇情中,作者是享譽全網的大神「姜西霍時寒」,喜歡都市文的網友閉眼入:父母逼她嫁給年老土肥圓。 為自救,姜西閃婚初次見面的俊美男人。 說好的搭夥過日子,卻不料,婚後她被捧上天。 受欺負,他撐腰。虐渣時,他遞刀。為她保駕護航,寵入骨髓。 「總裁,夫人在學校打架,要被退學……」 「把校長換了!」 「總裁,夫人被公開嘲諷買不起限量版的包包……」 「把商場買下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6: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成功了。」
歸海道。
他很欣喜,這麼多天的努力沒有白費,他看着實驗數據,舒了一口氣。這也就是說,他們都可以放下心來,不用再思考那麼多了。
賀蘭頌道「這段時間麻煩你了。」
歸海擺手,說道「師兄,都是你的功勞,我只是跟在你身後打下手。我應該謝謝你才對。如果不是你,我也不可能學到這麼多東西。」
「你太見外了。我只要最後的成果。我能拜託你一件事情嗎?」賀蘭頌看向歸海,問道。
歸海語氣嚴肅「師兄,見外的應該是你吧?有什麼事兒你直說就行了。說什麼拜託啊。」
「我要做一件很艱難的事情。可能不會那麼想有結果。你幫我照看姜西,這個實驗基因結果用在她的身上的話,她應該就會和正常人一樣。等到她的身體各項指標和正常人一樣後,我希望你可以把這個實驗研究過程發佈出去。用你的名義。」賀蘭頌道。
這是他能夠為大眾做的一點貢獻。
歸海問「為什麼用我的名義?」
這是賀蘭頌努力了半生的結果。自己如果用名義發佈出去的話,對賀蘭頌也太不公平了。這是非常不道德的事情。相當於竊取了別人的機密,是小偷行為。
「在這個世界上,我已經是個死人了。沒有必要把我的名字加上去。而且這項實驗你從頭到尾的參與過了。我相信你可以勝任。與其把一個死人的名字加上去讓大眾誤解,還不如從頭到尾都不要出現的好。」賀蘭頌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說對嗎?」
歸海默不作聲。
於他而言,還是不能接受的。
「歸海,拜託你了。」賀蘭頌很嚴肅。
歸海看他的樣子,點了點頭。
既然這是師兄希望的,那就這麼辦吧。
「姜西最近跟着你上班,給她注射的事情就拜託你了。不要讓她知道自己的身體出問題,等到把所有的注射完成後,觀察一段時間,給她做全身心的檢查,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告訴我就好。」賀蘭頌道。
歸海點頭。
「姜西迄今為止還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嗎?如果我跟她說的話,會不會有不可逆轉的後果?」他問道。
賀蘭頌道「不要說。」
知道這件事情,對她沒有任何的好處。
「好的,我知道了。」
歸海答應了下來。
他開始琢磨怎麼神不知鬼不覺的讓姜西注射,這孩子一直很敏感,而且很聰明。一般的情況根本瞞不住她。
這邊,賀蘭頌回到了酒店。
「羅囡呢?」他問保鏢。
保鏢回答道「夫人在睡覺。」
賀蘭頌眉頭一挑,接着問「她最近的情緒怎麼樣?」
保鏢互相看了一眼。
這話的言外之意就是發瘋了嗎?
「夫人最近的精神狀況很好。吃的也很不錯。睡眠質量出乎意料的好。可能是因為最近so
g先生一直在照顧夫人,讓夫人按時吃飯睡覺,她吃藥也很及時,所以身體狀況好了很多。」保鏢趕緊回答,一連串的拍馬屁。
賀蘭頌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他走了進去。
門口的兩個保鏢互相看了一眼。
「你剛才話怎麼那麼多?」其中一個開口吐槽,這個時候說的多錯的多好嗎?隨隨便便一句糊弄過去就得了。
另外一個開口「你難道沒有發現嗎?so
g先生最近對夫人的態度很好,回到了他們兩個人一開始的那個時候。夫人的精神狀態也確實好了很多,這說明什麼?」
「說明什麼?」他問。
這個嫌棄的開口「我說你笨你還不承認自己笨,你就是個豬頭啊豬頭。這就說明他們兩個人會和以前一樣那麼和諧,我們不會跟着遭殃了。」
「喔,是嗎?」他反應慢了半拍。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確實是好消息。
卧室,羅囡還在睡。
賀蘭頌走進去,看了她一眼。她睡得很熟,很難會看到她這麼不設防的樣子,他走了過去,坐在床邊,手搭在她的脈搏上。
唰!
不到三秒,羅囡睜開眼睛,警惕的出手,反手擒拿,抓住了賀蘭頌的胳膊,咔嚓一聲。是骨頭錯位的聲音。
「嘶…」賀蘭頌面色一白。
羅囡這才反應過來,停手。
「阿,對不起。」她清醒了過來。
賀蘭頌的胳膊脫臼了。
羅囡手足無措,「不好意思so
g,我還以為是陌生人,我最近的防備心太重了。你的胳膊沒事吧?我立馬找醫生過來。」
她拿起來手機,開始打電話。
賀蘭頌攔住她,道「不用。」
「怎麼不用,我下手很重的。」她道。想也知道。剛才那聲太過於清脆,賀蘭頌的胳膊百分百脫臼了。
「我自己就是醫生。」賀蘭頌下意識甩了甩胳膊,確實脫臼了。他試探了幾下,最後猛的一用力,把原本的錯位接了回去。
羅囡看着他,有些陌生。
好像,很久沒有看到這樣的賀蘭頌了。
「好了吧?」她喃喃低語。
賀蘭頌點頭「應該沒問題。」
羅囡語氣懷念,「這麼多年過去,你從來不肯在我面前承認你是個醫生這件事,剛才你說話的時候,我還以為是見鬼了。」
她搖頭苦笑。
果然是年紀大了的緣故嗎?
已經開始這麼傷懷了。
賀蘭頌道「有些事情不想承認也沒辦法,是刻在骨子裡的。我聽外面的人說,你最近的情緒很不錯。」
「因為你最近對我的照顧很到位。」
羅囡道。
賀蘭頌開口「羅囡,還要在京城待着嗎?如果我們回去慕尼黑的話,我們的生活和以前一樣。」
「現在回去嗎?」她問。
賀蘭頌點頭。
羅囡道「我還有些事情沒有做完,可以在等等嗎?兩個月,我發誓我會解決所有的問題,我們一起回慕尼黑,我從此不踏入A國京城,直到我死去。」
賀蘭頌看着她,沒說話。
羅囡看他的樣子,問「不可以嗎?」
「那就這麼辦吧。」
賀蘭頌笑了一下。
他拿起來一旁的溫水杯和葯,開口道「今天的葯,吃吧。」
「我最近狀況還不錯,就不吃了吧?」羅囡皺眉,誰都不會喜歡吃藥的,何況她已經吃了很久。
賀蘭頌不動聲色的放下,道「可以。」
羅囡看他對自己不理睬的態度,主動拿起來葯,一口吃了進去。看到賀蘭頌原本淡漠的眸子看向她後,這才微微笑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