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陸厭雨傅易雲小說叫什麼
陸厭雨傅易雲小說叫什麼

陸厭雨傅易雲小說叫什麼陸厭雨傅易雲

標籤: 傅易雲 都市 陸厭雨 陸厭雨傅易雲小說叫什麼
書名叫做《陸厭雨傅易雲小說叫什麼》的小說,是作者「陸厭雨傅易雲」最新創作完結的一部都市,主人公傅易雲陸厭雨,內容詳情為:現場除了劇組的相關人員之外,還有各大媒體以及投資方代表。休息室內,幾個女N號興緻勃勃的議論。「你們說,今天GK傳媒的傅總會不會過來啊?」「誰知道呢,咱們又不是他們公司旗下的藝人,就算來了也沒咱們的事。」「咳,瞧你說的,要是他真的來了,咱們就表現好點,說不定以後到他們公司去還能混個女主來演呢。」「呵呵...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5:3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他們餘生還能怎樣?
「好了,我什麼都明白,你不用幫着他解釋。」
秦子寒急了「你是真誤會他了,不管是監獄裏的那場大火,還是辰風的事,你都誤會他了。」
陸厭雨點頭「我知道,那些都不是他乾的。」
秦子寒一愣「你知道?」
陸厭雨點頭「所以你不用多說了,我真的什麼都明白。」
秦子寒將信將疑地瞥着她平靜的臉色「既然明白,那你怎麼對他還這麼冷淡。」
陸厭雨想了想,忽然笑了「大約真如你所想,吵架了吧。」
秦子寒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有些聽不懂她的話。
陸厭雨有些犯困,趕着他出去。
「晚上如果做噩夢了,記得別害怕哈,在心裏默念着『那只是夢,只是夢』就好了。」
秦子寒翻白眼,不怕才怪。
他現在想起那個陰森森的噩夢,都還心有餘悸。
夢色酒吧。
張銘和蔣菲菲都已經喝趴下了。
包間里的音樂聲震耳欲聾,蔣菲菲倒在沙發上,閉着眼睛,還不忘跟着唱幾句。
張銘倒在她旁邊,醉得不省人事。
陰暗的角落裡坐着一個男人。
男人黑衣黑褲,像是隱匿在黑暗裡的修羅。
他輕晃着杯中的紅酒,那暗紅色,印在猩紅的眼眸里,如血。
他盯着酒杯看了良久,忽然嗤笑一聲,眉間泛着陰翳寒戾。
那個女人的心冷硬如磐石。
他終是捂不熱,捂不化啊。
【他害了我,還害了對我最好的人,我恨他,恨不得他死!】
耳邊縈繞的都是這句話,出自那個女人的口。
他想着她可能是還怨着他,卻沒想到她依舊如此恨他,恨到想要他死的地步。
呵呵呵……
手指驟然收緊,死死地握着高腳杯。
因為心中的悲憤無法宣洩,那高腳杯的杯腳在他的手中應聲而斷。
玻璃扎進他的掌心,鮮血頓時流了出來。
他獃獃地看着掌心那殷紅的血,竟然不覺得疼。
他笑着,笑得怪異又極端。
良久,他收緊掌心,鮮血更是如小水柱般,直往地上濺落。
這一晚,他喝了很多酒。
喝到最後,連人都認不清。
他跌跌撞撞地從角落裡走出來,唇角始終帶着一抹讓人感覺陰寒的笑容。
他沒有看張銘和蔣菲菲,只是徑直地朝着門外走。
他很想,很想見那個女人。
很想很想問她究竟有沒有心。
很想問……他們餘生還能怎樣?
是恨到底,還是……有那麼那麼一絲和好的可能。
他忽然捂着臉,眼眶有溫熱的東西溢出來。
心尖那股酸澀感令他窒息。
他沉默地靠在牆壁上,頓了良久良久,才拿開捂在臉上的手,那雙眼睛卻已經是通紅一片。
他轉身,拉開包間的門,卻在下一刻,整個人猛地碰到一抹軟綿的懷抱。
那懷抱隱隱帶着一抹熟悉感。
久遠的熟悉感。
他醉醺醺地抬起頭,看着眼前近乎陌生的一張臉,怎麼也想不起來那抹熟悉感來自於哪裡。
……
「不要,傅易雲……」
「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
「不要!」
陸厭雨猛地從噩夢中驚醒,她驀地坐起身,獃滯地置身於眼前的黑暗裡。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