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棄子成皇
棄子成皇

棄子成皇楚嬴

標籤: 棄子成皇 李福海 楚嬴 都市
書名叫做《棄子成皇》的小說,是一本新鮮出爐的都市,作者「楚嬴」精心打造的靈魂人物是楚嬴李福海,劇情主要講述的是:一覺醒來,穿越古代,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囂張跋扈的奴才,陰險毒辣的妃子,冷漠無情的帝王……楚嬴劍走偏鋒,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什麼?封地太窮,行將崩潰?什麼?武備廢弛,無力抵擋北方賊寇?什麼?朝廷不予援助,百姓要舉家南逃?危機環伺,人人都覺得他已窮途末路,然而……不...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8: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對於楚嬴的離開,京城之中的人多的是幸災樂禍歡欣鼓舞的。
別說是皇族那群人,便是李元一都不約而同地認定,楚嬴此去定是有去無回。
只是可惜了秦兮月。
「殿下不嫌我是累贅?」
秦兮月靠窗,笑嘻嘻地看着旁側的楚嬴。
楚嬴略一挑眉。
「秦小姐的眼線遍布天下,河洛商盟更是各有分部,聽說就算是沿海一帶也不見少,帶上秦小姐,起碼吃喝玩樂不再需要本宮操心。」
「別在這裡同我耍嘴皮了,山越那邊到底什麼情況?」
楚皇存心刻意刁難楚嬴,想要楚嬴有去無回,又怎麼可能派人告訴他山越的情況。
對於山越,楚嬴簡直稱得上是一問三不知。
「山越那邊嘛,你知道海關那邊負責的官員是誰家的嗎?」
秦兮月笑得半眯着眼,透露出些調侃「那可是你的好弟弟,楚鈺的心腹,放在海關替他攬財吸金的,你確定要壞了你弟弟的好事,你們不是還打算合作嗎?」
楚嬴沒好氣地掐了掐她嬌嫩的面頰「說正經事,別貧嘴。」
「好吧好吧。」
她似乎也逗趣夠了,將手伸出窗外,接過阿奴遞來的信紙。
「事情說來倒也簡單,你知道在沿海這一帶,糧食作物總是不景氣的,漁民雖然要好過些,卻也沒多強,可對於那些官員來說,他們並不在乎百姓如何。」
「為了籌備糧食和財物,每年都會要求強行上繳足額的糧銀,久而久之,百姓們便忍無可忍,聚集起來反抗咯。」
秦兮月說得輕巧,楚嬴卻從她的話中讀出一絲不對勁。
如果要將上層官員比作貪婪無度的野狼,那底下的百姓幾乎都是待宰的羊群,羊群就算是數額再多,也沒有辦法和野狼抗衡。
就算有這個能力,也沒有辦法抵禦打量狼群。
比如楚征。
更別說把楚征搞得那般狼狽。
除非——
他們有一隻像樣的領頭羊。
「他們的統領是誰?」
秦兮月微笑,意味深長地看着楚嬴「不愧是大殿下,你每次都能找到其中的關鍵問題。」
她手中的信紙翻過一頁。
「他們之中有個家庭條件還算不錯的傢伙,聽說他的祖上是武狀元出身,自己也有一套,後來被沿海一帶的山越之民推舉成了元帥,好像是叫洪進什麼的吧?」
一個洪進,就可以讓群龍無首的羊群變得如此兇悍難敵。
這個人,不簡單。
嘭。
正在楚嬴打算細問下去的時候,外面傳來一道落地聲。
很快就聽見秋蘭驚慌的叫聲。
「怎麼了?」
楚嬴皺着眉掀開車簾。
馬車已經停下,郝富貴和秋蘭正小心翼翼地扶着米雅。
聽見楚嬴的問話,秋蘭慌忙朝着楚嬴行禮「奴婢準備了果盤讓米雅送來,誰知道米雅才上車就暈了過去。」
「頭,頭疼。」
米雅睜開一隻眼睛,難受地在秋蘭的身上打了個滾。
楚嬴摸了摸下巴。
方才那個動靜傳來之前,他們正好在討論一個人。
他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小丫鬟,膚色確實和京城順城的人有所區別,模樣嘛,也符合少數民族的特色。
「你對洪進這個名字怎麼看?」
楚嬴問道。
米雅瞬間抱頭,小聲呻吟,只是嚷嚷着頭疼。
看來是了。
楚嬴示意秋蘭等人將米雅抬下去。
還是得看具體情況。
如果運氣好,說不定他不僅可以給米雅找到家人,還能順帶討個人情。
可山越一族要真是殘暴無度。
他也沒必要用女人來換取機會。
秦兮月是個識時務的,見狀也沒有多問,只是回到馬車上,和楚嬴一點點說起洪進的生平。
「你知道他家有什麼妹妹或者女兒之類的走失嗎?」
聽見楚嬴這一問,秦兮月輕輕搖頭。
說到底洪進現在就算再怎麼厲害,他之前也只是一個小小的平民,河洛商盟的眼線不會放在一個普通至極的平民身上。
至於再之後的事情,洪進沒有提過,而他也一直獨來獨往,秦兮月就更是無從得知了。
「看來我們得到了山越,才能探查清楚。」
楚嬴並沒有太過在意,他只是從秦兮月的手中接過信紙,再度翻看。
海關總府王督察,王明安。
如果將這個人端了,恐怕再回京城,楚鈺就會和楚喆站在一邊,少不得對付他。
真是期待。
楚嬴勾唇一笑。
此時的督察府內,王明安享用着身邊人的伺候,美滋滋地躺在長椅上。
「京城裏面又要派人來了?」
他咽下口中的上等佳釀,得意地說道「不知道又是哪個蠢貨,底下的人鬧就鬧唄,反正我們這裡還有那麼多冤大頭可以取材,山越想要自立就讓他自立嘛。」
「正好,咱們做的事情還可以全部推到山越一族的身上,何樂而不為。」
王明安越說越得意。
不管山越那邊反還是不反,沿海這麼多百姓,多的是拖家帶口不敢造反的角色。
從他們身上多壓榨點油水,交上去的錢可以一樣的。
對他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
「這回來的比上次好對付。」底下臉上長着大痣的瘦猴給王明安出主意「上次來的那位受寵,咱們也不敢動手,好在是山越那邊把人打跑了。」
他露出個猥瑣的笑容「但是這一次,聽說來的是個上不得檯面的皇子,早些年前連個皇子的名義都混不上,現在更是只封了個侯爺來做,咱們想要對付他,那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聞言,王明安卻露出了不慎贊同的表情。
「何必呢,反正那群人都會動手,髒了咱們自己的手不是麻煩?」
豈料他那瘦猴軍師卻起身走到王明安的身側,小聲說道。
「要是那群人能對付走他最好,可我聽說,這個順義侯最喜歡給那群賤民出頭,萬一他們兩個成了一夥,把我們在這做的事情捅出去,那我們——」
剩下的話,不用瘦猴說清楚,王明安心中就已然明白了。
他重重一錘桌面。
「不過是個不受寵的東西,他敢嗎!」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