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邪醫保安陳揚
邪醫保安陳揚

邪醫保安陳揚陳揚

標籤: 玄幻 趙曉蕾 邪醫保安陳揚 陳揚
《邪醫保安陳揚》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給力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趙曉蕾陳揚,講述了​反正我欠這些大哥們三萬塊,他們說了,要是你不拿出來錢,他們就拿你去做小姐來還錢。」蘇晴一聽徐志這話,簡直要氣瘋了。她厲聲道:「滾,你給我滾。」徐志臉色不好看了,道:「臭娘們,敬酒不吃吃罰酒...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3: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別了藏龍真人之後,陳揚又快速召喚來那頭大白鯊,重新進入海洋之中。等到了遊艇處,便又運起水柱,將自個給運到了甲板上。做完這些後,他撤了星辰凝華術,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這一夜,無比的安穩,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第二天的早上,日出東方,晨曦灑照在這片海域上,格外的美麗。
波光粼粼中,前方忽然出現了一座島嶼。
那船長看到島嶼之後,興奮無比,馬上跑去告訴洛天瑤和秦雲霜。洛天瑤馬上到甲板上觀察,於是也發現了島嶼。頓時激動難耐……
遊艇迅速朝島嶼靠近!
不過那島嶼並沒有適合遊艇停靠的點,所以只能讓遊艇在海面上漂浮。他們幾人則是乘坐快艇前往岸邊。
要去乘坐快艇的時候,陳揚說道「我就不去了吧。」
洛天瑤疑惑的看向陳揚,陳揚一笑,道「我怕有危險,我這本事又弱,去了之後,救你們吧,沒這個能力。不救吧,我良心又煎熬。」
洛天瑤微微一笑,道「你說的也有道理,行!」
秦雲霜心中對陳揚便是更加失望。
陳揚心裏則是不大在乎,也不想跟秦雲霜有什麼情感糾葛。當初調戲她的時候,是因為好玩,也是因為她對自己沒有感覺。現在情況有些不同了,所以他也不想繼續拖泥帶水下去。心裏想的則是,讓藏龍真人來保護她們。自己也算是還了所有的恩與情,之後再找機會離去。
洛天瑤是個心胸寬廣的人,也不跟陳揚計較,便準備就帶秦雲霜去島上。那知道秦雲霜這時候卻對陳揚說道「你也算個男人嗎?」
陳揚淡淡一笑,道「古語有云,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之前你們遇到那陳亦寒,那種危險無法避免,所以也沒什麼好說的。而現在,你們主動要跑來這裡,再次涉險。那我絕對沒有義務和必要去陪你們。」
秦雲霜頓時語塞。
洛天瑤也是一呆,隨後點點頭,道「你看問題很透徹,說的也很有道理!」
秦雲霜還待說什麼時,洛天瑤便直接拉秦雲霜下到了快艇上。
之後,洛天瑤親自駕駛快艇,朝那海岸邊駛去。
陳揚自然不用擔心她們,也知道她們一定會成功。
她們去了大約三個小時左右,三個小時之後,藏龍真人便與她們一起乘坐快艇而來。
等她們上得甲板上後,陳揚便見洛天瑤和秦雲霜眼中難掩興奮,同時對藏龍真人則是畢恭畢敬。
陳揚和藏龍真人眼神對視的時候,藏龍真人趁洛天瑤和秦雲霜不注意的時候,微微點首,以表敬重。
洛天瑤馬上招呼陳揚前來拜見藏龍真人。
陳揚頗感無奈,但也只能上前。
藏龍真人那裡敢受陳揚的禮,馬上板起臉,道「誒,你這娃娃,可千萬別向貧道行禮。貧道最不喜歡這些世俗虛頭巴腦的玩意兒!」
陳揚便聳聳肩,表示不是自己不想行禮。
洛天瑤也就不再勉強,也是無心再管陳揚,就帶着藏龍真人進入遊艇裏面。
當日中午,洛天瑤讓廚房準備了豐盛的午餐。
陳揚自然也列席其中。
餐廳里,陽光折射進來,音樂悠揚,氣氛非常之好。
洛天瑤和秦雲霜紛紛向藏龍真人敬酒,藏龍真人也都一一笑着回應,非常的和藹和客氣。
與此同時,藏龍真人對陳揚也表現出異於常人的熱情,連連說陳揚這個小兄弟,根骨極佳,假以時日,一定是人中龍鳳等等。並表示,只要陳揚肯學道術,他一定傾囊傳授。洛天瑤便要陳揚趕緊拜師……
陳揚就裝模作樣的起身……
這時候,藏龍真人也就連忙站起,說道「這可萬萬使不得!」
洛天瑤和秦雲霜頓時不明所以。藏龍真人說道「小兄弟要學什麼,貧道非常願意傳授。但以貧道這點微末法術,那裡有資格做小兄弟的師父啊!」
陳揚心頭好笑,覺得這藏龍真人還算是會做人。自己不便在秦雲霜和洛天瑤面前展露實力,如此一來,就容易被她們不當回事。現在有藏龍真人如此重視,那自己的話語權就會上升。之後,自己要外出,要離開一段時間就簡單多了。
實際上,以他現在的本事,想走自然是可以走。
但他不喜歡干這種不辭而別的事情,也怕留下一些牽扯。
這般忽然離去,秦雲霜和洛天瑤心中難免會有諸多擔心,這不是他想要的。
且說洛天瑤和秦雲霜眼見藏龍真人如此看重陳揚,兩人心中也感詫異。她們覺得陳揚天賦奇高,但那不過是她們的眼光。可現在連藏龍真人都這麼覺得,那麼這個傢伙將來的前途定然是不可限量的。
陳揚對藏龍真人卻沒多麼客氣,笑笑說道「道長乃是當世高人,我倒有些好奇,我們家大小姐到底是用什麼條件請動你出山的?這凡俗之物,有你看得上的?」
他心裏是好奇,藏龍真人到底是怎麼跟洛天瑤她們約定出山的。
藏龍真人也就清楚,對方是想問自己,到底是怎麼應對的。
正準備回話時,洛天瑤呵斥陳揚「陳揚,你怎可對真人如此無禮?趕緊道歉?」
「放肆!」就在這時,藏龍真人反呵斥洛天瑤,並一臉嚴肅,說道「洛小姐,這位陳揚小兄弟乃是貧道看重的人,他的將來,必定是仙途無量。貧道是想竭力引他上路,日後還有諸多要仰仗他的地方,你現在對他無禮,就是對貧道無禮。你若再如此待他,那就別怪貧道轉身就走了。」
「這……」洛天瑤頓時呆住。
藏龍真人又道「麻煩你立刻向小友道歉!」
「我……」洛天瑤道。
陳揚馬上也嚴肅說道「道長,我跟你說,大小姐乃是我的恩人,恩人你明白嗎?你如果讓大小姐不快活,那日後我要是真有本事了,我第一個揍你。」
「你……」洛天瑤不由無語,覺得這是哪跟哪啊!
藏龍真人倒是會順坡下驢,道「好,小兄弟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接着,他又說道「剛才小兄弟你不是好奇,貧道為什麼會出山嗎?」
陳揚點點頭,道「不錯!」
藏龍真人說道「很簡單,因為貧道已經在這藏龍島上修行了十年,十年之內,修為一點長進都沒有。可以說,貧道如今是靜極思動了,加上又算出劫數和機運正在一起出現。貧道此番出去,就是為了歷劫。洛小姐身上有一些災劫,正好與貧道息息相關,所以,貧道這一趟是必定要出來的。」
陳揚說道「原來如此。」心想這老小子還挺會瞎掰的。
當日晚上,陳揚正在房間里睡覺。
秦雲霜忽然前來敲門。
陳揚嚇了個激靈,暗道「莫非她想要獻身?」一想到這,頓時就有些口乾舌燥起來。
他已經很久沒有行男女之事了……
這,自己把持得住嗎?
不過很快,他就甩了下頭,覺得自己完全是異想天開。
秦雲霜怎會是這種人呢?
他前去開門。
門前,秦雲霜上身着紅色運動t恤,下身牛仔褲,顯得格外的英氣逼人。英氣之中,又透着一種御姐的成熟與風情。
不過此刻,她的臉色很冷。
陳揚見到秦雲霜後,馬上一笑,道「霜姐,這麼晚了?」
「跟我來!」秦雲霜冷冷說道。
說完之後,便即轉身,在前帶路。
陳揚無奈,只能跟了上去。
秦雲霜帶着陳揚來到了後面的一處甲板,這裡很是安靜,海風吹拂,格外涼快。
一輪皓月,正在中空之處。
海風吹拂過來的時候,秦雲霜拉掉了發卡,一頭秀髮頓時散亂下來,一剎那的風情,卻是讓人忍不住淪陷。
兩人扶着欄杆,看向前方。
眼下遊艇正在日夜兼程的往回趕。
「霜姐,這麼晚了,你應該不是喊我來看夜景的吧?」陳揚開口。
秦雲霜沉聲道「現在藏龍真人這般看重你,你有什麼想法?」
陳揚聳聳肩,道「沒有什麼太大的想法,反正他願意教,我就學唄。」
「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秦雲霜道「你怎可如此消極對待?你也不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少爺,應該知道,機會是多麼的難得。你最近這段時間,到底是怎麼了?我看你怎麼都不正常。你到底在想什麼?你難道忘了在那閣樓里的那些日子,你還想再回去嗎?」
陳揚說道「主要是我的目的達到了。」
「什麼目的?」秦雲霜不由詫異起來。
陳揚說道「我從出生開始,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後來在那閣樓里,也是無可奈何。因為沒有身份,我能做什麼呢?我一直在蟄伏,等待機會。後來你們終於找到了我,我也取得了合法的身份。以後,我就是可以天高任鳥飛了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