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重生1983:我親手締造商業帝國
重生1983:我親手締造商業帝國

重生1983:我親手締造商業帝國周於峰蔣小朵

標籤: 周於峰 玄幻 蔣小朵 重生1983:我親手締造商業帝國
《重生1983:我親手締造商業帝國》是作者「周於峰蔣小朵」的代表作,書中內容圍繞主角周於峰蔣小朵展開,其中精彩內容是:上市公司總裁周於峰意外回到了1983,看着楚楚可憐的陌生嬌妻有些發懵,更懵的是,這可憐的弟妹該怎麼辦?站在時代的風口浪尖,男人露出了野心的獠牙,他要創造屬於他的一個時代!...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5: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一個月之後,江同光被正式逮捕歸案,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據說江同光在通達公司,被人從辦公室里拖出來時,癱軟成了一堆爛泥,連站都站不穩,嘴裏不斷地哀求着,甚至是嚇到尿了褲子。
原本溫文儒雅、體面的江先生,怎麼會突然變成如此狼狽、凄慘的模樣?而帶走他的又是些什麼人?當然,江同光的罪行會被披露出來,將毫無掩飾地展現在這些人面前。
撕掉江同光身上的偽裝,**裸地展示出來,犯下多麼罪惡滔天的大罪,也不知道那些視他為偶像的留學生,會是咋樣的感想。
一個人在享受到榮華富貴時,是最難捨棄這種生活的,這是讓江同光崩潰的原因,亦是有對死亡的恐懼。
很快,六排鄉的慘案被完整報道出來,引起社會上的一片謾罵,原來那個搞出國贊助的「好人」,是這麼一個人面獸心的畜生!
京都的衚衕巷子里。
「這狗娘養的,只可惜讓他好活了這麼些年,早該死了!」
正買菜的老漢背着手怒罵道,自打知道六排鄉的案件後,每逢遇見人,總是要罵上幾句。
「吃村裡百家飯長大的人,成了一個白眼狼,真是不得好死啊!」
賣菜的老伯聲音顫抖地附和叫罵。
現在是全國各地的都在罵江同光這個畜生,尤其是臨水市,本地出的事,那罵得更是一個誇張,甚至有人編成了順口溜。
「江同光,白眼狼,百家飯養大個殺人犯,殺人犯,要槍斃,死後他還沒墓地」
可笑的是,江同光被抓回國後,竟然還有僥倖心理。
「您能不能讓我打通電話,蘇局長,求求您了,還有一些事要跟家裡交待,可憐可憐我吧!」
江同光坐在冰冷地座椅上,不斷哆嗦着,瞪圓眼睛小心翼翼地望着蘇承平,恐慌地哀求道。
「跟家裡人交待?先想想怎麼跟六排鄉的父老鄉親們交待!」
蘇承平一拍桌子憤然離場,而等待江同光的,是其他同志們的連番拷問。
最後當江同光回六排鄉指認案發現場時,連別村的人都跑來湊熱鬧,一度造成了騷亂。
警車來到一處山腳,江同光剛剛被帶下車,受害者的家屬就朝那個畜生撲了過去,原來害怕的娃兒長大了,想要給死去的爹媽出口惡氣。
「你給老子死!」
一個拳頭結結實實地打在江同光的臉上,瞬間響起了痛苦的哀嚎。
「啊呀呀殺人了」
江同光縮着身子,不斷往着局裡的同志那裡縮,可同志們雖是極力護着江同光,奈何衝上來的村民實在太多,根本招架不住!
一個漢子一把抓住江同光的頭髮,死命地往出拽着,想要拉到人群中打他,江同光只感覺整個頭皮都要被拉下來,但緊抱着一位同志,死也不敢鬆手,不斷鬼哭狼嚎。
「上去打那個畜生!」
其他村民們也參與進來,都想給江同光重重來一下,局裡的同志們急了,眼看着仗着越鬧越大,急忙找來村支書維護秩序,可根本不管用。 「哎呀,咱們得配合同志們的工作呀,千萬別衝動,把自己搭進去!」老支書拿着擴音喇叭一遍遍高呼着,可難以平息村民們憤怒的心情。
眼見陣仗越鬧越大,沈自染急忙擠到老支書身前,拿過喇叭後,連忙高喊起來「大家都停下來,聽我說!」
「都聽我說!」
「聽我沈自染說!」
這道女聲,倒是讓現場的村民漸漸安定下來,這些年,沈自染對六排鄉的付出有目共睹,可是讓家家戶戶都富了起來。
沈自染在村民們心裏的地位,已經超過了村支書,所以父老鄉親們更要聽從她的安排。
「大家冷靜下來聽我說!」沈自染站在土堆上,緊緊握着拳頭。
「我非常理解大家的心情,可我們現在給局裡的同志們造成了很大的難題,這會阻攔案件的進展,就像老支書說的一樣,大家日子好了,沒必要因為這樣一個畜生,把自己搭進去!
我們配合局裡同志們的工作,讓這畜生趕緊指認,好讓他趕緊死!」
沈自染呼喊着,隨之立即有帶頭的村民們高聲附和起來。
「對,聽咱們沈總的,讓這畜生趕緊指認現場,完了早點讓他死!」
「讓這畜生趕緊死!」
「大家都讓開道!」
很快,村民們配合地往後退着,給局裡的同志們騰開位置,哪怕是原來受害者的家屬,也非常聽沈自染的安排,對她和老書記,又怎麼能恨得起來。
現場一直是一片雜亂,對江同光不斷謾罵,當然還有一些情緒激動的人,往着江同光身子扔石頭。
沈自染離開了這裡,踏着下雪後結冰的硬地,來到了沈佑平的墳墓前,然後一個人坐了很久,一直輕聲細語地跟大伯說著話。
當時沈佑明死後,沈佑平的老父親是想把兒子葬到六排鄉的,可沈佑平說什麼都不同意,怕那畜生髒了這裡的土地,這事上沒得談。
最後沈自染只能把父親的骨灰撒到大海里,是另一種藉慰方式。
「大伯您可以安心了,江同光落網了,還咱六排鄉村民們一個公道了。」
「聽說村民們鬧事,跟着村支書一起過來,走得太急,沒給您準備雞肉吃。」
「您要是在,說不定也會過去踹幾腳,不是幹部同志,也沒那麼多枷鎖。」
「這一晃,您都離開好幾個年頭了,時間太不經過,伯母的頭髮也全白了,我上次給她梳頭的時候,頭髮一把一把地掉。」
「其實呀,伯母是最傷心的,我都不敢在她跟前落淚,還能聽到伯母委屈你,操勞了一輩子,是活活給累死的。」
「於峰前兩天來了,你說他這個人怎麼就吃不胖,身體千萬別落下什麼病。」
「您說我為什麼是這麼怪的一個人唉,不說了,不然您又得多操心。」
「大伯,我想你了」
一縷涼風吹過沈自染的臉頰,卻是有一瞬晶瑩剔透的閃光,思念是最折磨人的,無論是哪種情愫,她的命真是太苦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