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溫如歌戰南霆
溫如歌戰南霆

溫如歌戰南霆戰神王爺難招架

標籤: 戰南霆 溫如歌 溫如歌戰南霆 都市
很多網友對小說《溫如歌戰南霆》非常感興趣,作者「戰神王爺難招架」側重講述了主人公溫如歌戰南霆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重生 寵夫 甜寵 團寵 1V1】 重生後如何暖化冰山夫君? 那不得白蓮花 小綠茶,配上小撒嬌,俘獲夫君的心乃是溫如歌重生的第一要緊事! 某女:「要夫君抱抱!」 夫君:「……」 某女:「要夫君牽手手~」 夫君:「……」 大晉第一美人、生來尊貴的溫如歌,錯信渣男把自己害死了,得來了五馬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11:4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溫如歌的第一反應就是面前的男子竟然是南燼之?
這怎麼可能?難不成是她眼花了嗎?
南燼之好端端的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闖進她的寢殿之內?
不過在溫如歌緩解了頭疼腦脹以後,仔細去瞧,卻發現面前確確實實站着一個男子,戴着一個金色的面具,正陰冷陰森的盯着溫如歌。
溫如歌一下子就清醒了起來,「南公子,你難道不知道這是本宮的寢殿嗎?竟然敢深夜獨自闖進來,就不怕皇上治你的罪?」
她實在不理解,南燼之道到底是怎麼了。
因為此時南燼之的模樣,確實沒有任何差別,所以溫如歌壓根沒有亂想。
「難道皇后娘娘不覺得奇怪,我是怎麼進來的嗎?」
南燼之說話的時候笑呵呵的,他在說完話以後就漫步的走到了溫如歌的床榻前面。
溫如歌的中了迷香,壓根沒法站起來,只能撐着手往後挪了挪,背後靠着牆,一雙清冷的眸子,警惕的盯着南燼之。
「本宮不管你是怎麼進來的,現在立刻出去,否則本宮決不輕饒。」
然而不管溫如歌怎麼威逼利誘,南燼之不僅沒有止住腳步,反而變本加厲直接坐在了他的床榻邊上,撐着手,一雙狹長的眸子,帶着笑意盯着她。
「你說話的時候還是這麼軟綿綿的,能嚇唬住誰呢?不過時隔這麼久沒見,我還真是對你思之如狂。」
南燼之的話,讓溫如歌瞬間由於被一盆冷水從頭澆到尾,渾身都是透心涼的感覺,甚至連四肢都僵硬了起來。
因為他此時說話的語氣和剛才完全不同,剛才那聲音語氣都和南燼之一般無二,但此時卻是十分熟悉,甚至讓溫如歌覺得恐懼的聲音。
因為這個聲音,溫如歌聽了無數遍,是南漸篁!
溫如歌一瞬間如遭雷擊,她立刻攥緊了手中的發簪,「南漸篁?你竟然是南漸篁?」
南漸篁瞧見的溫如歌認出了他的聲音,當即笑了起來,聲音十分的放肆,隨後就瞧見南漸篁慢吞吞的將面具摘了下來。
他戴上面具的時候,從外表看來和南靜之的長相如出一轍,但是摘下面具時卻又是完完全全不同的兩個人。
怪不得今日南燼之過來,見戰鳳俏的時候,竟然出奇的帶上了一直以來都不曾戴的面具。
這是南朝皇室的象徵,如今的南朝被南漸篁把控着。
對於南燼之來說,他心裏最抵觸的可能就是有關南朝皇室的一切。怎麼可能會自己戴上面具。
溫如歌心裏揪了一下,在今天看到他的時候,她就應該留一個心眼的。
「原來我在你心裏留下的印象挺深,你還沒有瞧見我,就已經單從聲音認出來我了?我挺欣慰的。」
南漸篁看向溫如歌的目光,帶着一絲佔有偏執,就好像要將她永遠困在身邊一樣的貪婪。
溫如歌心裏厭惡,盯着南漸篁,「真沒想到你竟然如此卑鄙,竟然假扮南燼之?南燼之呢,你把他怎麼樣了?還有今日跟你一同離開的鳳俏呢?」
溫如歌從看到戰鳳俏和南燼之離開以後就回了寢殿之內,一覺睡到了現在,壓根不清楚外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南漸篁這個人一向心狠手辣,戰鳳俏又經常和南燼之待在一起,所以兩人出去的時候,戰鳳俏很有可能認出來南燼之是假的……
按照南漸篁的性子,若是他的計劃當真被戰鳳俏識破了,肯定不會手下留情的。
想到這裡,溫如歌的心瞬間涼了半截。
看到溫如歌着急的詢問,南漸篁卻遲遲不肯將戰鳳俏的下落告訴溫如歌,因為他就是要看溫如歌,着急不已,苦苦哀求的樣子。
「你覺得我會把她怎麼樣?南燼之那個廢物,竟然暗中把戰鳳俏帶回來了,你覺得我會放過他們兩個嗎?」
南漸篁是個睚眥必報的人,戰鳳俏當時欺騙了他,南漸篁自然不會高高拿起輕輕放下,他若是不出了氣,就決不罷休。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南燼之暗中把戰鳳俏帶了回來?」
他們兩個經歷了什麼?
南漸篁看着溫如歌的模樣,嘴角彎了彎,「你就那麼想知道他們兩個發生了什麼事情,就不擔心你自己的安危嗎?」
南漸篁一直以來都很討厭看到,溫如歌每次瞧見他的時候那種的恐懼眼神。
他心裏憋着一口氣,他不明白,為什麼溫如歌能夠對戰南霆和顏悅色,看向戰南霆的時候,一雙眸子裡帶着的都是傾慕和歡喜之色,即便連目光都是溫和的。
可是每次看到他的時候眼神都會變得格外恐懼和冰冷。
溫如歌甚至從來沒有給過他半分好臉色。
他一直都想不明白,他到底哪裡不如戰南霆,為什麼戰南霆可以輕而易舉的得到溫如歌所有的愛,而他卻不行。
就因為他遇到溫如歌的時間沒有戰南霆早嗎?
溫如歌冷然的笑了笑,「擔心我自己的安危?在你手裏面,我還有選擇的路嗎?你已經將一切都布置的那麼周密了,我還能如何?」
溫如歌早已經將南漸篁的脾性莫得通透,他這個人自大又狂妄,根本不能激怒他,若不在他面前表現的毫無反手之力,就沒辦法讓他放鬆警惕。
所以,她必須得讓南漸篁覺得,沒有任何威脅才行。
南漸篁聽到溫如歌的話,果然勾了勾嘴角,盯着溫如歌,「你就這麼怕我?我能吃了你嗎?溫如歌,你還知道我為了你煞費苦心啊?可你什麼時候正眼看過我?」
說到這裡,南漸篁的眸子染上了一絲暴戾恣睢的深色,直接伸手拽住了溫如歌的手腕。
她手腕纖細,被他握住時,他手背上青筋凸起,太過用力,溫如歌的皮膚直接紅了起來。
溫如歌微微蹙眉,盯着南漸篁,「高高在上的南皇,要什麼女人沒有?你覺得我會相信,你想要得到我,就單純的只是因為喜歡我嗎?這種可笑的又可憐的玩笑,說笑一下就好了。」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