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重生團寵:影帝夫人又窮又凶
重生團寵:影帝夫人又窮又凶

重生團寵:影帝夫人又窮又凶睡醒不呆

標籤: 其他 葉成楓 甘梅 重生團寵:影帝夫人又窮又凶
以葉成楓甘梅為主角的其他小說《重生團寵:影帝夫人又窮又凶》,是由網文大神「睡醒不呆」所著的,文章內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說無錯版梗概:【強強 互寵 甜齁 爆爽 虐渣 馬甲炸】前世慘死,一朝重回全網黑時期,反正被黑,不裝了!暴躁女神,橫空出世,綜藝一播,圈粉無數。 全球首富盛氏掌舵人看到綜藝:「這女孩好眼熟?」 親生父母,五個哥哥,十幾個侄子侄女前前後後來認親,追着搶着非要寵! 有人傳娛樂圈毒瘤盛問音和九金影帝祈肆緋聞。 盛...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3:0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車斗里突然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所有小朋友,一時都看向了那邊的祈肆。
簡問恪這時點點頭,然後一臉好奇的問祈肆「原來你真的病了,你是什麼時候瞎的?」
祈肆「……」
簡問音當即就扭頭去推小恪哥哥,不高興的說「他沒有瞎,他說我可愛!我就是超級無敵小可愛!」
簡問恪被音音妹妹推得往後面倒了一下,他委屈的鼓着腮幫子,回頭去抱住小冥哥哥的胳膊,告狀「冥哥哥,音音妹妹打我!」
冥就把小恪弟弟藏在身後,安撫道「沒關係,哥哥保護你,哥哥替你挨打。」
簡問恪「?」
拖拉機的聲音,大得跟打雷一樣,前面的簡華章完全不知道後面幾個小朋友,已經快翻臉了,他還美滋滋的吆喝「快到桃花村了,大家快看,那邊就是桃花林!」
男人嚷嚷的嗓門聲很大,頓時,本來已經要開始扯頭髮的幾個小朋友,當即被轉移了視線,他們齊齊朝着桃花林的方向看去。
夕陽西下,暖黃色的餘暉,打在那一株株盛開的桃花上,遠遠看去,彷彿是粉色的桃花,被鍍了一層耀眼的金邊。
好漂亮!
拖拉機又開了快一個小時,終於到了以前的桃花村,現在的桃卿苑大門口。
簡華章跟門口的保安說明了情況,保安一聽他是送盛家五少爺和祈家小少爺回來的,恨不得抱着簡華章親!
他們園區因為兩位大佬家公子失蹤的事,已經地毯式搜索三個小時了!
眼看着兩位小祖宗終於回來了,保安拉住簡華章,忙讓簡華章親自跟盛家的人通話!
盛儒幾乎是小跑着,帶着七老八十的管家一起衝出來的。
二十多歲的青年,額頭都是細汗,在見到簡華章後,他喘着粗氣,忙問「您就是,就是……」
簡華章看他急壞了,笑着指着拖拉機的車斗道「孩子就在裏面,你別急,先喘勻了。」
盛儒匆忙的對簡華章頷了頷首,快步走到拖拉機旁邊去,往裏面一看,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只見拖拉機裏面,居然不止兩個小孩,而是有六個小孩!
而這六個小孩,正豬仔似的,全都窩在一起,在睡覺!
寬闊的車斗下面,被簡華章撲了一層厚厚的油布,六個小朋友,都是睡在油布上的。
冥是大哥哥,他睡在車斗的最左邊,一隻手臂枕着自己的腦袋,而他懷裡,還縮着一個白白嫩嫩的簡問恪。
簡問恪可能是在孤兒院的時候,就習慣和哥哥一起睡了,他兩隻手都抓着冥哥哥的衣服,身體全部的重量,都壓在冥哥哥身上。
而下面,簡問恪的小腿上,還橫着一條胳膊。
那條胳膊,是林淮江的胳膊,林淮江不知道被誰踢到了車斗的另一邊去,他一個人平躺在車斗的後半段,小手亂放。
很快大家發現了,踢林淮江的罪魁禍首,是無惡不作的簡問音!
簡問音是所有孩子中,睡相最差的一個,她睡得四仰八叉,腿踹在小師兄的屁股上,爪子搭在小恪哥哥的後腦勺上,腦袋窩在祈肆哥哥的臂彎里。
祈肆是幾個孩子里,唯一沒有躺着,而是坐着的一個小朋友。
他身體平行,後背沉沉的靠在車壁上,左右兩邊胳膊,一隻胳膊里,縮着一個粉粉嫩嫩的小妹妹,另一隻胳膊里,縮着一個肥頭大耳的小胖墩。
妹妹可能是覺得光線刺眼,把臉埋在祈肆的懷裡。
小胖墩則不光用祈肆的胳膊當枕頭,他還一邊睡覺,一邊流口水,口水都滴到祈肆的衣服上了。
盛儒「……」
盛儒人直接看傻了。
這是什麼?橫七豎八的,兇案現場嗎?!
簡華章倒是心大,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他站在邊上喝着保安遞給他的水,問「這倆你們要找的人嗎?」
盛儒嘆息一聲,無奈的點點頭,對簡華章道「真是謝謝您了,不知道您是在什麼地方見着孩子的?」
簡華章就把遇到他們的過程說了,盛儒聽完,哭笑不得「懷孕的貓貓早就回來了,人家快生了自己就回來找主人幫忙了,他們倒是瞎熱心!」
說著,盛儒又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忙遞了一張支票出來。
盛儒將支票鄭重的遞給簡華章,道「今天真是謝謝您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簡華章忙往外推「就是一點舉手之勞,別來這套。」
盛儒執意要給「您還這麼遠把孩子送回來,總之是麻煩您了……」
簡華章這時臉直接板了起來,不悅的道「讓你收回去就收回去!」
他這句話有點大聲。
睡得糊裡糊塗的幾個小朋友,有兩個皺了皺眉頭。
祈肆睫毛微顫,緩緩的睜開了眼。
看到車外的盛儒後,祈肆愣了一下,才輕輕的喚道「大哥……」
簡華章這時伸手,把自己女兒從祈肆懷裡揪出來,丟旁邊去,然後再把祈肆抱出來,塞給盛儒。
盛儒被迫接住九歲的小男孩。
簡華章又把沒了枕頭,腦袋「哐當」一聲磕車斗里的小胖墩也抓出來,塞給老管家。
接着他不再說什麼,快步上了拖拉機駕駛座,一揮手,道「說了不要錢就不要錢,收了你的錢,我還真成綁匪了,走了。」
說完,嗡嗡嗡的啟動了拖拉機,直接馱着四個破孩子回家了。
直到拖拉機徹底消失了蹤影,祈肆也差不多清醒過來了。
他打了個哈欠,道「大哥。」
盛儒看向他「嗯?」
祈肆道「他是軍人,不會要錢的。」
盛儒一愣「你怎麼知道他是軍人?他告訴你的?」
祈肆搖頭「他虎口有繭,練槍練的,步伐粗重,是軍步,身手靈活,抱孩子的姿勢,是災區救援兒童時的專用手勢,他是名在役軍人。」
盛儒詫然的看着祈肆,卻看小男孩只是又打了個哈欠,表情平靜,彷彿自己卓越的觀察力,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
盛儒忍不住道「阿肆啊,盛以要是有你一半的聰明,我做夢都能笑醒!」
祈肆點頭,淡淡的道「嗯,我要是有他一半的笨,我也半夜睡不着覺。」
盛儒「……」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