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朱允熥最新章節
朱允熥最新章節

朱允熥最新章節張浩朱允熥

標籤: 朱允熥 朱允熥最新章節 藍玉 都市
小說《朱允熥最新章節》,超級好看的都市小說,主角是朱允熥藍玉,是著名作者「張浩朱允熥」打造的,故事梗概: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痛它的風華絕代,痛它的舉世無雙,痛它的江山如畫,痛它的歌舞昇平...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7: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老大人一番話,學生等茅塞頓開!」
嚴震直緩緩開口,「想不到,皇上封賞的背後,居然還有這等深遠用意!」
「這只是其一!」凌漢繼續道,「皇上即位以來,依舊沿用太上皇之政,沒有大刀闊斧行新皇之策。外人都以為是皇上顧慮太上皇的面子,在等」
「可另一方面,是皇上手中沒有太多合用之人!」凌漢環顧一周,低聲道,「這一年多來,皇上慢慢收權,鞏固君威,尋覓良才。軍政改革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
說到此處,凌漢給了眾人一個警告的眼神。
忽然,幾人心中一驚。
「老學士,您這話?」左都御史楊靖開口問道。
「皇上是有遠大抱負之君,非我等能猜測揣摩。」凌漢笑笑,「你們都是熟讀史書之人,秦始皇漢武帝掌權之後做了什麼,你們比老夫清楚!」
眾人俱是一愣,有些不解。
但下一秒,凌漢的話讓他們如遭雷擊。
凌漢慢條斯理的吃着芋頭,低聲道,「過了年,老夫就上書請辭官歸老,不問朝政!」
「老恩師!」嚴震直急道,「這如何使得?您若是辭官,朝中?」
「方才老夫說的你沒聽見?」凌漢斜眼道,「第一步是軍政,第二步呢?」說著,看看侯庸,「你這侍郎是知道的,近半個月來,大明各行省布政司,皇上差不多換了一半吧?」
侯庸一直坐着沒動,開口道,「湖廣,福建,山西,江西,河南」
「外加一直穩住浙江都鐵鼎石。」凌漢幫他補充一句,「這些可都是我大明的精華之地!」
沒錯,這些地方都是大明朝財政充裕,人口眾多的行省。
「我怎麼沒聽着信兒?」楊靖納悶道。
「只是擬定。」凌漢吃了最後一口芋頭,用帕子擦擦手,「年後宣布。」
說著,他嘆口氣,「若不是老夫存了辭官的心思,也不會對你們說這些!」
「老恩師,您是老臣,朝堂須彌離不開您!」嚴震直又道,「您這突然辭官」
「老夫為官數十年,親眼見着劉伯溫是怎麼倒的,李善長是如何敗的,胡惟庸是為什麼亡的!」凌漢眯着眼睛,臉上的皺紋一抖一抖,「前車之鑒不遠啊!」
這話,更讓眾人摸不着頭腦。
「結黨。」凌漢睜開眼,看周圍眾人,「派系!」
說著,苦笑道,「就拿剛才來說,這些人來攛掇老夫跟皇上唱反調,是不是結黨?」
「這怎麼是結黨?」嚴震直道,「是他們自己來的,您不好推脫不見!」
「那他們為何不見別人?」凌漢反問,冷笑道,「老夫活的太久,位置太高,有些人就以老夫馬首是瞻。當初老夫號稱凌鐵頭,在朝中獨來獨往,可是這幾年下來,身邊不知不覺不也是聚了一群人嗎?」
「結黨有時候未必是苦心經營之事,有時候也是不得已。那些阿附的黨人,也未必都是好心。」
話說到這個地步,幾人都明白了。
「再說,皇上馬上要啟用新人,我這老頭子佔著位子,也擋了後人的上進之路。即便皇上不說什麼,別人也會歪嘴。到時候,大家臉上都難看。老夫知道進退,保全的也是皇上的臉面!」
眾人心下瞭然,凌漢若不退,皇帝啟用的新人必然和朝堂的舊人有利益的衝突。到時候凌漢夾在中間,被朝堂舊人捧為魁首。他必然兩頭不討好,且日久天長,皇帝難免會對凌漢有些看法。
凌漢一笑,然後端起濃茶喝了一口,「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老夫告誡你們一句話!」
侯庸,嚴震直幾人馬上起身,躬身傾聽。
「你們都是國之良才,人品德行皇上信得過,老夫也是看着你們一步步走到今天,更不忍心將來你們行差踏錯。」凌漢苦口婆心,「記着,今日從老夫家中出去之後,私下裡就不要太密切往來!」
「更不要互通有無,在政務上盡心的同時,要做到獨善其身。你們之間一團和氣乃是大忌,你們若和氣了,你們下面的人也會和氣。到時候一群官員一個聲音,你們讓皇上如何看?」
「你們幾人只要不行差踏錯,將來的地位必在我之上。這位不好坐,到時候許多別有用心之人就會巴結上來。恭維你,利用你,無黨成黨。你們要擦亮眼,不要飄飄然,不然身敗名裂是定有之事!」
幾人心中甚為感動,眼神中都是感激之色。
這幾句話,可以說是凌漢一生的經驗總結,更是做人做官的無上良策。
「古人云,君子不黨,其禍無援,小人利交,其利人助。為官之事古人說過,要辯證的看。但歸根到底,還是看個人的品行和所交之人。君子黨君子,無禍也。若君子不明黨小人,其禍定不遠,小人亦不會援之,甚至還會落井下石。」
「想為國做事,首先要保證自己身正。身不正,做不好事也用不要好人!」凌漢說著,嘆口氣擺手道,「都去吧,日後老夫家也不要來了!過年時,更不要送禮過來。」
「老恩師!」嚴震直紅了眼眶。
「心裏有老夫,就好好為官,為江山社稷謀福祉!」凌漢閉目道,「日後你們遇到可造之材,把今日老夫告誡你們的話,也告誡他們。」
「是!」幾人躬身行禮。
~~
凌漢的家並不大,也不奢華。
幾人無聲行走,沒一會就走到了大門口。
大門緊閉,只有側門開着。
幾人再次回望,都同時搖頭。
雖對凌漢突然提出的辭官很是詫異,但他們也明白凌漢的難處,更體會他的苦心。對於凌漢那些畢設總結良言更是欽佩,甚至已當成座右銘。
「再拜一拜老師吧!」嚴震直開口,朝着後院的方向俯首作揖。
就這時,一個凌家老僕拎着一串用繩子捆好的書籍,追了上來。
「幾位大人留步!」老僕說道。
侯庸開口,「何事?」
「我家老爺說,這些書都是他以前常看的,師生一場也沒什麼送各位大人的,這些書就贈與幾位,望閑暇時能看一看!」
說著,老僕把書交在幾人的手裡,笑笑走到門口,「請,慢走!」
那些書都是長年累月翻看的,書頁都毛了邊兒,而且上面滿是蠅頭小楷的標註,和讀書心得。
《道德經》,《管子》,《戰國策》,《貞觀政要》
一時間體會到凌漢的良苦用心,幾人都紅了眼眶。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